uc書盟 > 瘟疫醫生 > 第二百七十七章 開火

第二百七十七章 開火

    顧俊對于儀式咒術還是有一些了解的,儀式會有一個能量中心。

    那正如是生物的心臟部位,像小女孩艾麗對于千眼巨蟲,千眼巨蟲又對于新型軍團菌。

    而他看到的這個上空風眼位置顯然就是這個空間儀式的心臟,所有氣流般的咒術能量都從那里發散開去的。

    “只要干擾這個風眼,可能會使這個儀式出現破綻,就算只有幾秒鐘,也有了機會用炮彈直接打那些幽靈船!”顧俊快聲對眾人說道,“一打中,他們的儀式就被破壞了。”

    這時一個新消息讓指揮中心和前線眾員都振奮起來,入夢小隊的兩位通訊員醒來了,報告說在幻夢境那邊顧俊確實想要反向入夢,正坐在一邊精神感應入了神。

    再加上吳時雨的肯定,這道巨樹虛影基本確定就是顧俊!

    “交給你們決定!”通爺立即改了指示,有些情況是要前線人員自己感應才懂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們要怎么做?”薛霸一邊先問道,手中的步槍一邊開著火。

    “用舊印沖擊。”顧俊快聲,“我現在這樣子的精神力很大,但需要一個形體去做舊印釋放,咸雨!”

    吳時雨頓時明白了,咸俊是要通過她來打出這個舊印,她說道:“可以的,由你了。”

    似乎能聽到他們要做什么,周圍遠處的深潛者都驟然狂躁起來。它們并不是一種沒有智慧的生物,定然也有著自己族群的語言的,在嘶啞狂亂的異聲中,它們再度發起猛攻。

    “保護時雨!”薛霸大喊,眾人開著槍火,火焰噴射器也在噴著,把吳時雨護在了中間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總部指揮中心那邊落入了沉靜,通爺等人都瞪著了眼睛,這個結果的成敗牽涉太大了……

    主艦的作戰指揮中心里,張錦民已經知道行動計劃,忍著劇烈的頭痛讓各部門人員撐著做好準備。

    深潛者們的攻勢比剛才更要猛烈,發了狂一樣,卻暫時被眾人密集的槍火阻擋住。

    “咸雨,這次反過來。”顧俊急說著,“你走進樹影里,我把我的精神力交給你,沖擊可能會有點大,你扛下來,如果能看到風眼,或者我到時再給你指出方向,你就打精神舊印!”

    “來吧。”吳時雨邁出一步,走進了樹影當中,一股精神沖擊驟然從四周洶涌而來,把她整個人覆蓋。

    這一下子,她幾乎就沒有撐住……

    要說這是一種痛苦嗎,也不全然是,因為另一種感受強烈得太多,她好像一瞬間被狂灌了整個大海的鹽。

    人家林黛玉是水做的,這家伙是鹽水做的啊!

    “咸俊……我如果是條咸魚,那也是被你腌的……”

    但撐過了這陣沖擊,吳時雨突然能看到周圍的景象巨變了,連空氣都能看到,再抬頭一望,就看到了那個“風眼”。換了別人或許對此會不太適應,但對于她,這并不比平時的通感嚴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就是現在了,抓緊!”顧俊的喊聲隱約在她心頭響起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吳時雨當即鼓起所有的精神力,朝著夜空中那個風眼,右手劃起了舊印,那個如同樹枝一樣的圖案。

    兩人的精神力已然連系,隨著她手上劃動,這棵巨大的萊花樹樹影枝葉擺動,沙沙作響,有一股力量在凝聚。

    蔡子軒、薛霸他們的眼睛余光看得到這個變化,繼而好像看到很多的樹花在樹影的枝頭綻放,那就是異鄉的萊花么……

    而整棵樹上凝聚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印記,吳時雨的右手猛地完成最后一劃,這個舊印頓時沖天而去!

    舊印是拍不進影像的,只是人眼可以看得到。它是何種精神電波,科研人員還不能確定。

    但現在一瞬間,艦隊的雷達設備更加失靈,像遭到了一種電磁脈沖的攻擊,滿屏幕的信號線條紛亂地跳動。

    看到這個巨大舊印,所有的深潛者那魚頭臉上都似閃過了一絲難看。

    去吧,顧俊心里喃喃,把這些雜碎送回地獄……

    轟隆!舊印不可阻擋地撞進夜空中的風眼,帶去炸裂的精神能量沖擊,連彌漫的迷霧也被震散。

    在衛星影像里面,海面上突然出現了一些幽靈船,是之前拍攝不到的那些實體船只。

    “開火!!!”張錦民大叫一聲,對儀式的干擾已經造成,機會已經出現,不去想有多少的時間,艦隊火炮手們憋屈太久了,早已瞄準了那些幽靈船,這下立即按下了開炮的按鈕!

    轟,轟,轟——

    各種的炮火向目標擊去,之前還好像刀槍不入的幽靈船轉瞬間被擊中,有的是船艙被炸出大窟窿,有的是桅桿倒下了,有的是船樓崩塌爆開。而甲板上那些深潛者直接被炸開了花,詭厲的嘯叫還未響起就已經湮滅。

    轟隆!馬上又是一輪炮火,然后是又一輪。

    隨著這些實體船只的沉沒,那些幻象船只頓時變得模糊,海鳥號也是那樣,像被海風吹散了開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海面上和艦隊甲板上的那些深潛者,頓時又憤恨又慌亂,卻轉身往大海跳去,它們想要撤退。

    但現在的情況跟前一刻,已經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打!”吳時雨放聲高呼,心中很有這么一股大叫的沖動,真不知道是自己的還是咸俊的。

    那股精神侵蝕已停下了,剛才頭痛欲裂被壓著打的咒術人員、護衛人員,都是精神一振和神智一清,抬穩手中的槍支對準那些要逃的海怪,扣動扳機,砰砰砰,噠噠噠——

    深潛者的速度是快,卻快不過子彈,深潛者的鱗片是厚,卻擋不住火焰的焚燒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一只深潛者被步槍的子彈掃得血肉飛濺,整個軀殼骨架都被打爛了,腦袋突然也被狙擊手打爆了。

    另一只深潛者被火焰噴射器打了個正著,渾身被熊熊的烈火焚解,深海生物卻死于火海中。

    還有海面上的那些深潛者,被艦船的重機槍瘋狂地掃射著,冒出一只死一只,從船上跳落一只也死一只……

    總部指揮中心,眾人一片沸騰,不管是老頭子還是年輕人都有激動的呼聲。

    通爺拿出隨身攜帶的小酒壺,擰開壺嘴,目不轉睛地望著大屏幕,咕咚咕咚地喝了半壺酒,透心的舒爽。
新时时几点结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