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c書盟 > 重生晚點沒事吧 > 第二百二十九章 老鄉饒命~~

第二百二十九章 老鄉饒命~~

    另外賈聰羅軍四人中有兩個是前世地球靈氣復蘇之前死的,有的是之后死的。

    張建剛一邊聽他們聊著一邊靈識悄悄探查著周圍和樓上樓下客房,起碼發現了五個養神期級別的修士!

    其中煉氣期高階的還沒算。

    顯然這次的任務不僅吸引了贏飛教育以及凱越集團的人,恐怕還吸引了另外位面的人。

    大家都來探風了,想通過這次任務來走出困境,或者說探探修真部的底。

    另一邊,那羅軍還在聊著。

    “一想起那哥們七十幾歲了還天天叫一個58歲的叫爸爸,我都替他覺得憋屈。要是換成我我早自殺了,太蛋了。而且那個哥們的老家地球位面文明進程比較低,科技也沒咱們老家發達,正處在蒸汽機時代,連抄歌特么都沒法抄,他們那邊據說流行的是武者文明,靈氣復蘇之后武者大爆發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才蒸汽機時代?這也太落后了吧?”

    “啊呀這算什么啊。在地府的時候有一個哥們家鄉還沒形成文明呢,拿著棒子穿著虎皮裙天天跟野狗野豬打交道。”

    “對,聽說他們那邊也靈氣復蘇了,他們有一套成熟的武者體系,至少能修煉到金丹期。靈氣復蘇前幾年還能跟降臨的強者和兇獸勉強斗個不相上下呢。”那朱顯釗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地球的華夏太排外了。你說你們是凡人,我們也是凡人,就不能給我們一條活路嗎?大家都是凡人,我們又不會害你,干嘛對我們趕盡殺絕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啊。那些沒人性的惡鬼還有那些賤仙、兇獸才是大家共同的敵人,老是欺負我們這些外地人干嘛啊。”

    四人你一言我一語聊的不亦樂乎。不過他們關于那位兄弟位面老兄的信息倒是引起了張建剛的注意。

    一個靠武者抵抗靈氣復蘇的位面?而且是成熟的?還有就是那位老兄家鄉的文明竟然這么落后,才開始蒸汽時代!

    張建剛一愣,更是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有落后的,那肯定也有先進的啊!理論上,應該有!雖然張建剛希望老家的文明進程是最高的,但希望是希望,真實情況恐怕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還在野人時代?這也太落后了吧?”張建剛故意表現的很驚訝,同時接著說道“我在地府的時候認識一個人,他說他老家的科技相當發達,按照他的意思估計比咱們老家起碼領先了50年!”

    地府的某些大佬估計聽了會罵人。你這是隨嘴瞎咧咧啊,你什么時候來過我們這里了!

    不過,聽到張建剛的話有人倒是起了共鳴。

    “你也認識?我也是,在地府的時候我們兩個也認識一個人,他跟我們吹牛說他們的凡人界老發達了,我們還以為吹牛呢。對了他說他們那個凡人世界不叫地球,叫什么地星,是不是一個地方的?”之前那羅軍來了興致。

    張建剛真的只是拋磚引玉而已,結果還真引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地星?估計就是稱呼不一樣吧,咱們那個地球上寫網絡小說的那幫人不經常這么搞嗎?50年,吹牛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吧,還真有比咱們老家發達的地方?”王元斌兩人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可能是吧,我當時也沒當回事。”張建剛則是說道,“那你聽說的那個人是怎么說的?我當時沒多問。”張建剛看向羅軍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羅軍正要回答。

    “啊呀啊呀待會再說,我看著咱們也別在這干嘮了,要不這樣,咱們找個地方邊吃邊喝邊聊。”

    “對對對,好不容易湊到一起了,好好熱鬧熱鬧。吃完了咱們一起去做個足~療,放松一下。”那王元斌更是說道。“老羅老賈,正好咱們人多,張哥實力又高,干脆酒足飯飽了咱們偷偷把你們那個仙弄死算了,省的受那幫孫子的氣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鄉見老鄉,這話匣子一打開天南海北的聊個沒完,什么都感興趣都有話題,仿佛有說不完的話。

    人一多,膽量也上來了,更是什么都敢干!

    “別別別,以后再說,現在弄死他動靜太大了,修真部肯定會查的。等任務結束之后再說~”那羅軍和賈聰更是被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恩小羅說得對,要動手也別現在動手,太引人注意了。”張建剛也趕忙勸到。“萬一讓修真部盯上可就麻煩了。”

    聽到實力最高的張建剛這么說,那王元斌暫時放棄了。

    不過即便如此,張建剛和羅軍、賈聰三人還是被慫恿著去了一家人少一點的飯店大吃海喝了一頓。人一喝酒話就多,張建剛也因此打聽出了不少有用的東西。

    不僅如此,五個家伙晚上十一點多的時候還去唱了兩個小時的歌。點的歌基本上都是張建剛在這個世界寫的,包括世上只有媽媽好等兒歌。

    聽著熟悉的家鄉的歌曲,四個大老爺們觸景生情。

    整個豪華包廂里扯著公鴨子嗓子,酒瓶子一桌子,煙霧繚繞,一邊唱著四個大老爺們哭的跟淚人似得。

    雖然也有些觸動,也有點想哭的沖動,但張建剛不是因為感動和觸景生情,而是被噪音弄得想哭。太特么難聽了。

    “張哥你去哪?”

    “哦我去外面抽根煙,你們先唱。”正要到門口偷偷出去透口氣的張建剛說道,眼睛紅紅的,被嗆得。

    “啊呀出去干嘛,在這抽吧。來來來,到你點了~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被拉回來,張建剛點了一首《小螺號》之后還是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然后,屋子里傳來一陣男人殺豬一般的歌聲,大大咧咧的,帶著酒勁兒。

    “媳婦,想你和兒子了!別等我了,找個人嫁了吧,你們放心,我會好好活下去的,一首《最炫民族風》送給遠方的你們!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……最呀最搖擺,什么樣的歌聲才是最自在…………老羅你們別閑著,快點快點……永遠的唱著最炫民族風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先唱,我正在點。”某個叫老羅的老鄉一邊喊著,一邊點了一首《月亮之上》。“張建剛這個家伙太不是東西了,你說你抄歌能不能多抄點,特么都是兒歌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豪華包房外面,張建剛差點被一口煙嗆死。

    而且里面那王元斌還在喊著,用話筒扯著嗓子“老朱你出去看看,別讓張哥跑了,說好了待會一起做個足療放松放松的嘛,你跟說他別亂想,是正規的,快去~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心中最美的云彩,怎么沒就讓你留下來~~~嘿~留下來!還是老家的歌帶勁~留下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新时时几点结束